爸爸与女儿      点击:加载中
爸爸拿起一把特制的小刀,冰凉的金属刀刃在女儿敏感的大阴唇附近游走,刀刃撩拨着女儿下体那一片黑色的密林。  爸爸用小刀的刀刃在女儿那早就有些湿润的小阴唇两片嫩肉处由下而上的擦过,刀尖又分别戳了戳女儿小阴唇的两片粉色嫩肉。  这种如同古老的非洲对女性残忍的割礼一般,如同男性阴茎被阉割的恐惧感催生了快感,使得女儿生殖器的花穴甬道深处渗出兴奋的淫水,差点高潮了。  爸爸一寸寸的慢条斯理的刮下女儿两腿之间一缕又一缕黑色浓密的阴毛,那处幼嫩而脆弱的皮肤一点一点的逐渐裸露在冰冷的空气里,爸爸能感受到手下的女儿因为恐惧而颤抖战栗的身体,如同一只任人宰割的可怜羔羊。  “爸爸你慢一点好不好我害怕”女儿生怕割伤自己的生殖器一般完全屏住了呼吸,她小心翼翼地开口,就连声音都是有气无力,略微有些发抖的。  爸爸的心头突然涌起一股凌虐的快感,几乎是故意一般的,他把速度更加快了一些,一缕缕黑色的阴毛纷纷飘落到白色床单上,阴毛上似乎还带有女儿那隐秘之处半透明的淫水和散发出来的幽幽荷尔蒙气息。  女儿更加可怜兮兮地皱起她那好看的眉头,晶莹的眼珠淌了大半张脸,眼角也被欺负得溢出泪花,眼角泛红的模样勾人心魂。  看着女儿这副可怜兮兮,我见犹怜的动人模样,爸爸一时看得入神,持刀的手不经意间偏了一些,一道细小的血口留在大阴唇的皮肤上,伤口溢出了鲜红的血。  脆弱的下体传来一阵剧痛,女儿疼得瞬间眼泪就簌簌的直掉了下来,泪珠一颗又一颗的从脸颊上滚落。  只是一道小伤口而已,女儿却反应大的如同真的被实行了割礼一般,她瑟缩着的身躯不停的颤抖着,嘴里发出悲鸣般的呻吟声正像困兽临死时的哀鸣,“唔好疼爸爸我好痛”  女儿嘴里发出的求饶声在爸爸看来确是在勾引他,如同一只困兽在发出哀鸣,在祈求着猎人的宽宥,殊不知这哀鸣声只能让猎人更加的兴奋。  女儿嘴里那示弱的声音如同最好的媚药,爸爸到此为止的冷静与理智一瞬间荡然无存,他不假思索地低头,将头颅埋进女儿那散发着荷尔蒙气息的逼里,又虔诚的吻上女儿大阴唇上的那道细小伤口,吮去那里渗出来的甜美的鲜血。  大阴唇敏感的表皮皮肤被唇瓣和舌尖舔吮摩擦带来了更加惊人的痛楚与快感,女儿被舔得浑身发软,大腿腿根轻微的颤动着,就连痛觉都几乎要被快感所掩盖。  女儿的嘴里忍不住溢出勾人心魂的呻吟声,“呜呜呜爸爸你、你别这样嗯啊”  直到大阴唇伤口那里渗出的血完全被濡湿的舌尖给舔吮干净,爸爸才拿起锋利的金属小刀继续剃毛的工作,这一次爸爸特意的放缓了动作,格外的小心谨慎,他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再发出那样呼痛的呻吟,虽然他很喜欢听,不过女儿似乎不太喜欢被这样血腥残忍的方式对待。  直到最后一缕耻毛被除去,女儿的下体光溜溜的像婴孩一样赤裸而坦诚,下体的花穴门户大开因为爸爸的观看而羞涩得分泌出大量的淫水。  爸爸的目光直勾勾的落在女儿袒露无遗的下体,那里荡漾的诱人春色几乎快要晃花爸爸的眼睛,成功的勾出爸爸身体内的欲火,令爸爸的裤裆那里支起了一个小帐篷。  “唔爸爸,下半身感觉,好奇怪啊。”女儿不舒服地扭动着身体,耻毛被完全褪去,下体的一切都毫无保留的暴露在空气中,突如其来的空旷感令她不知所措,在感到羞耻的同时,身体里的欲望也开始滋生。  “爸爸,我想要”女儿的脸上一片绯红,她支支吾吾的说道。  “想要什么”爸爸挑了挑眉,明知故问。  “想要、想要爸爸的大肉棒”女儿的体内欲火中烧,顾不得什么礼义廉耻,她迎合着爸爸,嘴里大声吐露出淫乱的话语,“女儿的下面那张嘴太淫贱了,它想要爸爸的大肉棒肏烂它”  爸爸却看了看手表:“时间不早了,女儿你该去学校替学生们上课了,作为学校一名新来的年轻班主任,如果迟到可是要被我这个理事长惩罚的哦”话音未落,女儿就感觉到一股熟悉的冰凉流淌在她的花穴上是润滑剂。  爸爸用手指耐心地扩张着女儿肉穴内紧致狭窄的肠道内壁,手指由一根变成两根再到三根,再到四根四根手指在润滑剂的作用下在女儿的肉穴内进进出出,来回的抽插,插得肉穴穴口泛着淫糜的白沫。  直到肉洞完全能够接纳巨物,爸爸才从抽屉里取出一个又粗又长,形状如同一根假鸡巴似的按摩棒,然后把它完全插进女儿的肉穴里,按摩棒深入肉穴直直的抵在敏感的G点,然后把开关一路推到最高档。  “啊震动的太、太快了嗯啊嗯快要要高潮了”身体刚刚积累了许久的快感,早已抵达临界点的边缘,所以很快的,女儿的身体就因为快感无力地抽搐了几下,花穴里涌出一波极乐一般的快感,淫水横流,乳白色的淫水就滴落在大腿根部,一片淫糜的痕迹。  爸爸细心地为哭得眼睛红红的女儿穿上一整套女式的黑色职业西装,带好金丝边圆框眼镜,这副装扮看起来俨然是一丝不苟的禁欲系熟女老师如果忽略掉她此时泛红的眼角和止不住发抖的大腿的话。  女儿明白了爸爸的意思,爸爸是要她这样去学校上给学生们上课一副外表冷漠禁欲,内在却淫乱不堪羞耻的模样。  可是一会儿上课的时候要是嘴里发出了什么奇怪的声音,或者是裤裆那里淫水浸透了黑色职业装短裙,被别人发现些什么痕迹的话那自己真的羞愤得不如死掉算了女儿委屈的吸吸哭红的鼻子,却还是乖乖地坐上爸爸的副驾驶座,父女两个人从家里一路开车到学校。  爸爸将女儿搀扶下车,周围已经有路过的学生目光注意过来了,学校两个难得的父女老师组合扎堆在一起,还都长得一个那么俊俏,一个那么美貌,看起来不像是父女,倒像是情人,任何学生见了都会忍不住多看上几眼。  女儿感觉自己的内裤已经完全被淫水浸透了,内裤湿哒哒地紧黏在自己的屁股上,绷得她快要抵达崩溃的边缘。  女儿内心淫乱不堪,可表面上还要保持冷漠而骄矜的神色,她自如地与爸爸道别,走进学校的教学楼里,甚至连步伐都没有停滞一下。  在路上那些只知道意淫女神的男学生们看来,女儿还是平常那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山小美人的样子,圆形金丝镜框后的一双黑色漂亮的眼睛不带有任何人类情绪。  可只有爸爸知道,在禁欲小美人的骚逼里有一根多么粗大的假鸡巴正在高速震动,却又欲泄不能,折磨得女儿欲死欲仙。  这是只有他们父女两个人知道的,属于父亲和女儿的秘密,爸爸满足于这种隐秘的占有,以至于他甚至想在大庭广众之下将女儿身上的衣服给扒光,将女儿压在身下用他胯下的巨物狠狠的肏弄,将精液灌满女儿一肚子。  唔当众调教什么的,还真是一个不错的主意呢  还在驾驶座上的爸爸看着女儿明明内心淫荡不堪,却要忍耐着故作矜持的可笑模样,爸爸一脸的淫笑,一向以冷漠示人的他露出一口白牙,两颗尖尖的虎牙都看得见,他将车钥匙在指尖把玩旋转,最后被狠狠攥在了掌心。  女儿那边并不好受。  女儿正在给她的学生们上数学课,讲台下都是处于青春期的学生,男男女女,一双双眼睛除了盯着课本就是盯着讲台上的她,等待着她这个新来不久的女班主任的悉心教导。  可女儿此时此刻却没办法聚精会神的讲课,她光是忍住不发出羞耻的呻吟声就已经拼近全力了,假鸡巴抵在G点附近的嫩肉处反复研磨,她的花穴湿漉漉的,甚至于有些疼痛,她的双腿微微颤抖着,只能用讲台遮掩,避免学生们发现她的异常。  裤裆内黏糊糊的,淫水大概已经多得透过内裤印湿黑色短裙了吧,不过还好短裙是黑色的,上面的淫糜痕迹不太容易被发现失禁一般的潮湿感分外羞耻,女儿的眼角绯红一片,她的两腿使不上一丁点力气,只能强撑着站直身体给学生们上课。  “今天,我们来讲一讲幂唔啊幂函数”女儿这个新上任的班主任感觉到体内假鸡巴的一阵剧烈的震动,她的嘴里忍不住溢出呻吟,还是在学生们的众目睽睽之下。  女儿急中生智的捂住肚子,朝学生们说自己早上吃坏了肚子,肚子不舒服,“不好意思哈我今天早上吃坏了肚子,所以肚子疼,今天不能上课,同学们见谅,见谅哈唔”  女儿说着差点又呻吟出声,她也不管学生们会怎么想她,就快步走出了教室,通过走廊大步流星的朝教室办公室走去。  女儿按捺不住身体内翻滚上涌的情欲,她大步流星的走向教师办公室内,现在其他的老师们都在上课,办公室除了她以外空无一人,她锁好了门,躺到自己的专属办公桌上脱下黑色职业装短裙,两腿敞开,顿时一大股淫液淌满昔日严肃的黑色办公桌。  女儿的一点点坏心眼此时变得无比强烈,她用手机拨通了爸爸的电话,在“喂”字响起的一瞬间发出了甜腻至极的勾人淫叫。  “喂爸爸女儿的性欲太过强烈,所以忍不住在办公室内撅着屁股自己用手指玩起自己的骚穴来了,怎么办”  你这个小荡妇,爸爸的身体僵硬了一瞬,他早已经在校门口停好车,关好黑色不透明的车窗,这种车窗是由特制的玻璃做成的,在车内可以清楚的看见车外的一切,在车外的路人却完全无法看清车内的任何情况。  在车里自慰的话,会有一种当众自慰的错觉,想想也还真是刺激呢这么想着想着,爸爸拉开了裤子的拉链那里早就坚硬无比,阴茎的顶端铃口处往外分泌着淫水,他用手紧握住茎柱,上下套弄了几下,阴茎翘得更加的高了。  “女儿,你可真是够骚的啊,在办公室自己玩,难不你成想让别人都看见”  女儿用“嗡嗡”旋转着的假鸡巴抽插自己的花穴正酣,哪里管什么羞耻心,骚浪的淫叫声淫乱得不堪入耳,“嗯啊别的老师都在上课呢,办公室内除了我没有别人了”  “再说,你女儿我的小穴这么漂亮我就是想让其他老师们全都看见爸爸再不来的话,女儿吃不到爸爸的大鸡巴,就去找别的大鸡巴吃了,嗯啊要、要被假鸡巴肏到高潮了”  女儿似乎还嫌自己的勾引不够过火,娇喘的声音变得高亢,每句话结尾都带上荡漾的尾音,她一边说着一边脱了内裤将手指插入还塞着假鸡巴的花穴。  “唔啊哈”随着女儿嘴里溢出的一声难耐的喘息,她的身体里涌出一波快感,花穴积蓄已久的淫液源源不断的流出,乳白色的爱液滴落在黑色的办公桌上,高潮过后的女儿红着脸胸口剧烈的起伏,急促的喘息声透过手机传递到爸爸那里。  爸爸撸动着身下的性器,胯下那根阴茎已经高高的昂起,射精已经是一触即发,可如果不插进女儿的嫩穴,总觉得缺了点滋味。  爸爸只好放弃撸管自慰,“爸爸在校门口的车里,你快点来爸爸这里,你不是想要吃爸爸的大鸡巴吗爸爸可以满足你的愿望。”  女儿刚高潮过一次,她的脑袋内一片空白,她乖巧的听从了爸爸的话,先是爬下办公桌穿好了内裤和短裙,然后整理好衣服,拿了纸巾把满是乳白色爱液、一片狼藉的办公桌擦干净。  清理干净后女儿衣冠楚楚地的走出办公室,一路走到校门口,钻进爸爸的车里,等着接受来自爸爸的疼爱。  女儿爬上爸爸的车后座,只听见爸爸温和却低沉得不容置喙的嗓音:“把衣服脱了。”  声随令动,女儿经过爸爸几个月的调教羞耻心已经被磨得近乎于无,女儿把浑身上下的衣服全部脱掉,只剩下被淫水沾得湿漉漉的内裤。  “内裤也脱掉。”爸爸坐在驾驶座上看了一眼后视镜,依旧冰冷的发出指令。  “唔”犹豫再三,女儿还是把潮湿一片的内裤脱掉,放在后座上的纸提袋里。  “呜呜呜爸爸,爸爸喂我您的吃大鸡巴吧”女儿张口便说出淫乱的荤话,毫不脸红心跳,也丝毫不觉得羞耻。  “待会儿爸爸一定会喂你吃鸡巴,好好的肏烂你的贱穴的。”爸爸一副性冷淡的表情说出粗言秽语,又命令着女儿,“现在,把西装外套和短裙穿上,不要穿内裤和衬衫。”  女儿满腹不解和怀疑,但还是乖乖的直接穿上西装外套,套上修身的黑色职业装短裙没有内裤的感觉有点奇怪,下面空荡荡的,走起路来像是有冷风从下面刮过,屁股贴着短裙冰凉丝滑的面料,之前又被爸爸剃了毛,没有耻毛的缓冲,在触觉上和光裸着身子也没有两样。  爸爸这时也将车开到了目的地:“下车吧,咱们去买食材,晚上爸爸我亲自下厨给你做饭吃。”  女儿听话的跟在爸爸的身后下车,可迎面凉风吹来,她就觉得有些不对劲,这种感觉好奇怪啊风似乎都灌到隐私的地方了。  更何况,羞涩的感觉配合走路摩擦间的触感,让花穴又湿透了,花穴微微的张合着,渴望着什么粗大东西的进入,呃这可是公共场合,如果被别人看见自己的失态,女儿真觉得自己会羞愤得还不如死掉算了。  爸爸推了一辆购物车,父女两人一前一后的走进超市,选择了一些晚上下厨所需要的食材以后,女儿跟着爸爸慢慢接近一个监控拍不到的僻静小角落。  因为是在工作日的中午,超市里没什么人,导购员也在进行轮班,但还是不可避免会有人经过这附近。  “把外套扣子解开。”爸爸发号施令,女儿却因为惊讶不敢置信而瞪大了圆滚滚的黑眼珠:“什么”  “需要爸爸重复第二遍吗把外套扣子解开,短裙的拉链也拉开”  强烈的久违的自尊心和羞耻心重新占据这位从小养尊处优的女儿的大脑,修长洁白的手指逡巡在西装外套纽扣的地方,却始终没有解开。  爸爸有些不耐烦了,用宽大的手掌重重打了一下女儿的屁股,猝不及防地,女儿叫喊出声,“唔疼”  “女儿你喊得这么大声,是真想让所有人发现既然你不听话那就打到听话为止,反正被人发现了的话,更难堪的应该是这么大了还被爸爸当众打屁股的女儿你吧。”  女儿委屈得红了眼眶,眼角溢出晶莹的泪珠,她撅了撅肉嘟嘟的红唇,还是乖巧地开始解西装外套的扣子,里头空空荡荡,雪白细嫩的皮肤暴露在空气中如同羊脂玉一般的冷色,胸前两颗浑圆的果实让人看了就有一种撷下来的冲动。  “还有短裙拉链。”爸爸这下不用多费唇舌,女儿就条件反射一般浑身一哆嗦地拉下短裙拉链,拉链一拉开,短裙就自然而然的脱落了下来。  女儿下体那颜色粉嫩漂亮的花穴早就变得湿漉漉,在空气中吐露着黏液,方才在学校办公室自慰残余的乳白色淫液还没有干透,又添新分泌出的淫液,附着在私处水润润的一片。  不用爸爸再发出多余指令,女儿就已经把没扣扣子的西装外套给完全脱掉了,顿时瓷娃娃一般美丽的木偶一样一丝不挂地站在超市角落的货架前,仿佛待价而沽的名贵商品,等待别人将她带回家随意使用。  可这样的主动迎合却不知怎的又换来了一个巴掌,这下实打实地抽打在了臀肉上,清脆的响声在午时空荡荡的超市里格外明显,这令女儿觉得十分的耻辱。  这么大了还被爸爸被打屁股,这让女儿觉得十分的耻辱,花穴却十分不争气的被屁股上这一巴掌给拍出了更多的淫水女儿觉得羞愤至极,脸上由于愤怒而浮现出绯色的红晕,更加添了一丝媚态。  “唔好、好痛求求爸爸放过我吧,我错了”虽然吃痛,女儿却也只敢用气音小声的哀求,她害怕被别人发现,几乎害怕得浑身发抖。  “错哪儿了”爸爸的语气却悠闲,漫不经心地用手指沿着臀缝往下移动,在女儿湿湿软软的花穴穴口打转。  女儿的脑子转得很快,立刻就明白了爸爸的意思,低下头软软糯糯地认错,“错在不听爸爸的命令就擅自行动,女儿以后一定会乖乖听爸爸的话,求爸爸不要再惩罚我了好不好”  女儿说话的语气已经带上了明显的哭腔,女儿草木皆兵地左顾右盼,生怕有谁往这里靠近,看见浑身一丝不挂的自己。  爸爸对女儿的回答倒是非常满意,可他就是打算在这里玩弄女儿的骚穴,否则他不会甘心,所以他将那根在女儿肉洞穴口打转的手指插了进去,并且不断增加着手指,一根、两根、三根四根手指在温热的肉洞内扩张抽插。  女儿体内的性欲逐渐被挑起,再加上极端的羞耻,女儿的脑袋乱成了一团浆糊,大脑一片空白,只剩下了满满的情欲情欲情欲。  早就经过爸爸几个月的反复调教,女儿开始主动配合地扭动腰肢和屁股,方便爸爸的扩张,两腿也分得更开了一些。  “这就迫不及待地勾引爸爸了明明刚刚还怕成那样,真淫荡。”爸爸虽然是这样说,可余光和耳朵也在注意周围的动向和声音,他可不想让自家女儿的身体真让别人看见。  “女儿就算要骚也只对爸爸一个人骚唔好了可以了,爸爸快点插进来吧,女儿肚子好饿,花穴也好饿,想要吃好大、好大的东西啊”  这段时间以来女儿的叫床技术在爸爸的调教下突飞猛进,配上微微侧过头时从圆框金丝眼镜后面抛来的丝丝缕缕的妩媚眼神,每每都能搞得爸爸欲火焚身,只想用自己的大鸡巴捅得女儿再也说不出话。  “来,屁股再抬高一点,腿分开。女儿你刚刚不是说想让所有人都看看你的漂亮小穴吗那就展示出来给大家看看”  爸爸用他粗大的阴茎狠狠地往女儿花穴内的G点上操,女儿的肉洞内分泌出一股又一股的淫水浇在爸爸的龟头上,又顺着她的白嫩大腿根流下来。  女儿早就不知道羞耻心为何物,只知道顺从爸爸的意思,高高翘起自己的屁股,又用两手扒开臀肉,顿时肉茎在嫩红肉穴里进出的画面清清楚楚展现在爸爸面前。  “唔大家都来看看我淫荡的骚穴,骚穴永远都吃不够鸡巴,要吃好多好多精液才能吃饱唔好大还要,爸爸好棒啊呜呜呜,好好吃,爸爸的鸡巴最好吃了,女儿一辈子都吃不够”  女儿的淫叫意乱情迷,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胡乱的说了些什么,却能感觉到爸爸立刻用手臂抱紧了她,然后吻上她殷红的嘴唇。  爸爸满满的爱意和温暖让女儿忘记了自己身处超市这种公众场合,她抓紧了爸爸宽厚的手掌,像濒临淹死的人攥住最后一根稻草,花穴也像贪吃的小嘴一样,把爸爸的鸡巴含得紧紧的。  良久,女儿突然高亢地媚叫了一声,爸爸知道那是她高潮了女儿的身体内涌出一波快感,已经被肏得红肿的花穴肉洞内分泌出温热的淫水浇在爸爸的阴茎的顶端龟头上,舒服得他也跟着射了精,滚烫的精液填满了女儿依然紧致的花穴甬道。  女儿红着脸喘息着想要挣脱开,可爸爸却并不放手:“再来一次吧,亲爱的女儿。”  父女两人不知道一共连续不断的进行了几次交媾,直到角落不远处响起推车的声音,爸爸意识到有人过来了,他只好把精液射满了女儿的花穴甬道里,又恋恋不舍地退了出来:“屁股夹紧了,别流出来。”  刚刚连续高潮过好几次的女儿满面绯红,眼眸水光盈盈,大腿还在痉挛抽搐,但她还是乖乖夹紧了屁股,把爸爸的精液和自己的淫水往花穴甬道深处缩。  女儿手脚发软地穿上西装外套和短裙,外套纽扣扣错了,短裙半天才穿上,短裙拉链拉了几下还没拉上去,爸爸看着女儿的笨拙模样,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他半跪在女儿身前为她拉上短裙的拉链,又扣好西装外套的纽扣。  女儿牵着爸爸的手,两个人都衣冠楚楚,表情显得十分的正经,仿佛刚才的淫乱事情都不曾发生过,他们父女二人一起把推车里买好的食材推向收银台,准备结账回家接着进行新一轮的欢爱。  除了女儿还在抽搐发抖的大腿和花穴嫩肉边缘逐渐渗出来的淫液以外,一切就像从未发生过一样,在旁人看来,他们二人不过是一对关系亲密的父女一起来超市买东西罢了。  回家的路上女儿坐在后车厢内,她胡思乱想着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她甚至觉得自己已经快要接受甚至于享受剃掉阴毛的感觉了当爸爸操她的时候,他们父女二人之间的距离会显得更近,肌肤与肌肤贴得更紧,爸爸的耻毛有时还会扎在她的阴唇和阴蒂上面,带来又刺又痒的酥麻快感女儿想着想着,口干舌燥地舔舔了嘴唇。  爸爸在后视镜里看到了女儿目光恍惚的舔着嘴唇,开口问:“女儿在想什么”  餮足的女儿顽劣的本性再次显露,女儿眯着漂亮的黑眼睛,懒懒地回答:“在想剃了毛的感觉好舒服啊。就是有时候爸爸的阴毛会扎到我阴蒂那里敏感的嫩肉,搞得我更想要,真是好过分呢”  女儿嘴里吐露出的猝不及防的粗俗话语让爸爸差点打不稳方向盘。他双眸幽深,语调危险,“嗯女儿可真是只饥渴的淫兽,无时无刻不在勾引爸爸,比最浪的婊子都骚”  久违的羞耻心让女儿皱了眉头,她偏过头捂着满是精液和淫水的肚子,“爸爸你可快点开吧,我想回家洗个澡,将肚子里的精液清洗干净,然后接着吃吃爸爸的大鸡巴”  “遵命,我的女儿。”爸爸勾起嘴角,露出一口大白牙,笑得虎牙尖尖,更加用力地踩下了油。【完】
上一篇:父女戏春水 下一篇:我的校花妹妹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