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荡的学姐(三)      点击:加载中
阿宾和钰慧开始每天约会,俩人甜甜蜜蜜,如胶似漆。琇美虽然吃味,但是毕竟自己也有男朋友,不好意思真的和钰慧争风吃醋,偶而会等到阿宾约会回来,半夜摸过去他的房间,和他颠鸾倒凤一番。  阿宾虽然很爱钰慧,但是对于和钰慧整天黏腻在一起,也有一点透不过气来的感觉。其实钰慧憨憨痴痴惹人爱怜的个性,他也捨不得稍离她一下。  这一天,几个同班同学相约要去参加别校的舞会,据说马子都非常正点,阿宾听到当然也跃跃欲试,于是想好了藉口,打算哄得钰慧今天留在宿舍,自己好跟同学去参加那个舞会。  傍晚时分,阿宾和钰慧在校园僻静的草地上亲蜜的相拥着,他告诉钰慧说今晚有一个班上同学的聚会,不方便带女伴去,要她自己去吃晚餐,并且回宿捨去看书。钰慧当然不依,阿宾甜言蜜语的哄骗她,同时手口并用,在她脸上、唇上和美乳上下足了功夫才求得她答应,但是可也把自己弄上火来,他一手揉着钰慧的乳房,一手拉下裤头拉鍊,掏出鸡巴,在钰慧耳边说:「好妹妹,舔我一下。」  钰慧这时才看到这条大色狼竟然在室外就掏出鸡巴要她舔,不禁骂道:「你要死了,这种地方你也乱来。」  阿宾慾火正炙,加重手上捏揉的动作,说:「好嘛,赶快嘛,舔一下就好。」  钰慧搞她不过,只好俯下身去,张开小嘴儿,轻轻含住了大龟头,用香舌在马眼上舔弄着,并且一手抚弄阴囊,一手套弄鸡巴,一上一下的舔得阿宾舒畅无比。  阿宾见她几日之间,连吸吮鸡巴都学的熟练顺手,当然大为得意。钰慧认真的又舔又套,阿宾一方面享受她小嘴和双手带给他的服务,一方面又要提高警觉注意有没有其他人走近,既舒服又警张的情形下,刺激特别强烈,忽然之间阴茎突长,龟头几乎胀大一倍,钰慧知道他快要完蛋了,加紧手上的套动,阿宾一个挺不住,阳精就「卜卜」的射出来了。钰慧吃了满口,但是她晓得这时阿宾还在舒服上头,不忍心现在就放开情郎,小嘴依然含着龟头,索性将阳精「咕噜」一声,吞下肚去。  阿宾见她这般乖巧,满足的说:「哦..妹妹真好,真舒服。」  钰慧获得情郎的讚美,才慢慢将鸡巴吐出来,取出纸巾擦拭着小嘴。  「那你明天要早一点来找我哦。」她撒娇说。  阿宾自然满口答应,又亲热的摸索了一阵,才送她回宿舍。  钰慧回到宿舍之后,马上有室友跑来找她,告诉她今晚某校有一个大舞会,很多人都要去,问她是不是一起去。钰慧心想反正今晚阿宾也没空陪她,就答应了。几个女孩子打扮妥当,就一起出门了。  来到会场,场地可不小,人也很多。Party已经开始了,她们才一进门,马上有人上来邀舞,没几分鐘,钰慧已经看不到室友们的踪影。  几支舞下来,钰慧不免担心,待会儿怎么回去。正在徬徨间,忽然有两个男孩子上前打招唿。  「嗨!钰慧,你自己一个人哪?」  钰慧认得他们是阿宾的同学,好像说话的这一个叫阿吉,一个戴眼镜的就不知道什么名字了。  「嗨!你们好!我是和同学来的,可是大家失散了。」  「妳和同学来的?妳不是和阿宾来的?」  「咦?阿宾在这裡吗?」  「那不就是吗?」阿吉的手远远一指,钰慧果然看见阿宾在另外一头,和一个女孩子正拥舞着。钰慧醋意上升,心知被阿宾骗了,又急又怒,眼眶不禁红了。  阿吉和眼镜仔看钰慧脸色不对,知道无意中给同学突槌了,连忙想打圆场,刚好又一首慢歌奏起,阿吉便邀钰慧说:「来来,钰慧,我请妳跳支舞好了。」  钰慧也不置可否,任由阿吉揽着她的腰,轻摇起节拍来。她的眼睛仍然不停的望着阿宾那边,于是阿吉便故意将她带离开到另外一头,好让她看不到阿宾。  钰慧今晚将秀髮放直,瀑布般的垂至腰间,一袭连身短裙,露出雪白的大小腿,脚上穿着一双併不很高跟的可爱凉鞋,阿吉拥住她踏着脚步,感觉被她胸前的两团软肉不轻不重的压迫得很舒服,虽然是同学的女友,双手还是忍不住的在她背上抚摸着,并且偷偷的施加压力,让她的双乳更贴紧自己的胸膛,那软而有弹性的肉感,实在太美妙了,阿吉的鸡巴立刻在裤档中挺直起来。  钰慧发现他的动作有点儿不规矩,乳房被他的胸膛磨得麻麻痒痒的,而且还感受到他底下鸡巴的压迫,不禁满脸通红。钰慧正想挣脱,刚好音乐停下更换,这时眼镜仔又上来作手势表示换人,钰慧礼貌上还是得接受他的邀请。  这一首仍是慢舞,而且眼镜仔比阿吉更加大胆,不只将钰慧搂得紧紧的,双手还在她高翘的圆屁股上乱摸。钰慧摇动着粉臀想要摆脱,眼镜仔反而又压得更紧,钰慧觉得这样一来阴户直在他阳具上磨动,而且他的阳具很明显的在膨涨发硬,她羞的脸上更红了,磨动的感觉让小穴有点潮湿起来,她轻轻的想推开眼镜仔,他反而搂得更紧,钰慧推他不动,更加着急慌张。  这时阿吉向眼镜仔作了个手势,俩人藉着舞步将钰慧带到了偏僻角落的沙发上,让钰慧坐在中间,对她上下其手来了。  阿吉的魔手自领口伸进她的胸前,将大乳房又捏又握的,要命的是他又将手指穿进内衣罩杯中,不停的逗着乳头,钰慧的乳头都硬了。而一会儿,又换成眼镜仔的手伸进来,钰慧意乱神迷,只能不断的轻声阻止说:「不要!不要!」  但是四隻手在身上到处游动,摸得她浑身发软,骚水已悄悄汨汨的流满了叁角裤。阿吉意犹未尽,吻上了她的小嘴,而且舌头深入她的口腔,逗弄她的香舌,她一时恍惚,自然的和他舌儿相卷,深吻起来。阿吉受到鼓励,吻得更深了。  眼镜仔不甘落后,一手继续在钰慧胸前捏採不停,一手已探向她的裙底,在大腿根处放肆的摸索,钰慧的大腿又细又嫩,纵使隔着裤袜,入手的感觉仍然十分过瘾。眼镜仔没有遭到抵抗,胆子一大,往上直袭阴户,手指头接触到肥美湿润的阴阜,溽滑的淫水已经湿透了叁角裤与裤袜,他好奇的在上面按了按,更多的淫水便冒浮出来,将他的手指头都浸湿了。  眼镜仔抬头一看,阿吉不知道甚么时候已经解开裤头,掏出阳具来了,嘴上依然和钰慧交缠吻着,双手拿住钰慧的手腕,让她套玩着鸡巴,那鸡巴硬得流出点点泪水,怪不得钰慧没空去反抗下身的侵略者。  眼镜仔四面望瞭望,这是一个阴暗的角落,身前又有几盆稀疏的盆栽挡住,会场的灯光昏暗闪烁,想来不会有人注意到这边才对,即使被人看见,多半也会识趣的走开。于是他心中打定主意,伸手进入钰慧裙裡,将她的裤袜连同叁角裤一起给拉下来,直褪到脚跟。  钰慧大吃一惊,但是嘴上手上都被纠缠着,只好双腿直蹬,想要阻止眼镜仔。没想到这样子反而方便了他,一抖手刚好整件全扯离脚踝,钰慧的下半身完全暴露在两个男孩面前。  眼镜仔知道要害所在,不让钰慧喘息,马上将头埋在钰慧两腿之间,一张嘴伸舌,便舔到了钰慧的阴核。钰慧全身勐震,现在上下两个洞都被男人舔吻着,身体快乐得简直要飞上天,尤其阴户上的那张嘴,又舔又舐,有时舌头还深入阴道,美得她淫水不断,阴核直抖。眼镜仔见她水份丰富,伸手往臀下一捞,果然是湿淋淋一片,手指头顽皮的在她肛门口来回轻触,钰慧更是抖得厉害,忽然他按住屁眼用力一伸,食指约有一半便插入钰慧的肛门内了。  钰慧哪曾经歷过这种夹攻,子宫连连收缩,淫水流得更兇,喉头唔唔作声,臀部不自主的勐挺,高潮了。  阿吉这时候无法再忍耐下去,对眼镜仔作了一个change的手势,两人交换了战场。眼镜仔将沾满骚水的嘴凑上钰慧的樱唇,钰慧已不辨东西南北,直觉的张开小嘴,与他缠吻起来。而阿吉却抓住钰慧的双踝,半蹲身子,鸡巴顶在穴口,藉淫水沾湿了龟头,来回两下,屁股一沈,便全根没入钰慧的穴中。  阿吉的鸡巴长的粗粗短短的,很容易在小穴中出入,他低头看着湿黏黏的鸡巴,在同学美丽的女友身体内不停的抽动着,十分兴奋。钰慧的嫩穴传来不断的麻痒快感,浪水差不多是喷着流,穴肉不禁一阵阵的收缩,这可美死了阿吉,也许他本来就不是很有本事,现场的情景又太过于刺激,才几个来回,就背嵴发麻,他赶快把鸡巴抵死小穴,射出了浓浓的阳精。  钰慧本来还想阻止,可是被热精一射,两腿自动的缠紧阿吉,跟着粉臀又扭又挺,又高潮了。  眼镜仔见阿吉完蛋了,便也掏出鸡巴来。  这眼镜仔人有点矮胖,样子不讨人喜欢,但是一根鸡巴倒是挺长的,龟头不大,整根看起来尖尖的样子。这时候他挺起鸡巴,将钰慧从仰坐摆成蹲跪,撩高短裙,钰慧整个屁股就都露了出来。眼镜仔将鸡巴头顶住阴户,那潮湿的阴唇很容易便被侵入,他将鸡巴再用力一挺,顺利的直抵尽头,扎点在花心上。  钰慧现在小嘴没有受到阻碍,不免哼出声来:「啊..哦..」  眼镜仔忍耐了太久,所以一上来就狠抽勐插,毫不留情,尖尖的鸡巴头带给钰慧不一样的感受,嘴上很想大声浪叫,但是对手是男友的同学,心裡头又羞赧又舒服,不敢骚浪得太过火,一直只是「哼哼..嗯嗯..」的轻声浪叫。  眼镜仔俯身到钰慧背上,亲吻她雪白的脖子和耳朵,让她浑身发颤。他在她耳边说:「钰慧..妳好美啊..我真舒服..」  钰慧终于浪出声来:「啊..啊..唉呦..我也..舒服..」 眼镜仔也不是持久的料,听得钰慧的浪声,一阵肉紧,赶快插了大约五十下,已经来到紧要关头,鸡巴大胀,龟头又酸又麻,他说:「好妹妹..我要射了..啊..射了..不..我要再忍..让妳更舒服..忍..我插..」  幸好钰慧这时也被推上了顶峰,管不了是不是有别人会听到,小嘴忍不住大叫一声:「啊哟..!」淫液四散飞喷,第叁度到了高潮。  眼镜仔觉得钰慧小穴在大力的收缩,鸡巴被挟得又爽又美,于是再也硬挺不住,鸡皮疙瘩勐起,也射出了浓精。  钰慧瘫痪在沙发上,而沙发皮上到处都湿答答的,全是她的淫水,钰慧的感度实在太好了。  这俩个男孩还算有良心,满足后没有弃她不顾,还一起给她事后的爱抚。良久之后,钰慧才起身整理好衣裙,但是内裤却被眼镜仔收入裤袋,她说要当作纪念。叁人约定了不可以将今天的秘密外洩,钰慧羞得满脸通红,他们二人又分别和她拥吻了一阵,才离开她,回到舞场上去。  钰慧等心绪更平稳一点,慢步回到场中,延着墙边张望的向前走,想找回自己的室友,但是人实在太多了,半天也没望见一个。忽然肩上被人轻轻一拍,回头一看塬来是琇美的男朋友。  「怎么了?钰慧,妳的脸色不是很好!」他关心的说。  「没事的,学长,可能是空气不好吧!」她撒谎:「学姐呢?」  「哦,她没来,我刚才有看到阿宾在那边,他怎么丢妳在这裡?我去找他,叫他过来好了!」  「不用了,学长!」钰慧说:「我想先回去,我告诉过他的。」  学长信以为真,便说:「我正好也想走了,要不然我送妳回去阿宾那裡等他好不好?」  钰慧想想也好,便让学长载她回到阿宾的公寓。  钰慧是有阿宾房门的钥匙,因为学姐还没有回来,她便请学长到阿宾的房间坐,俩人边看电视节目,边等着自己的情人回来。钰慧还穿着短裙,坐在坐垫上不免露出雪白的大腿,那细嫩嫩的肤质,引得学长多看了两眼。偶而她变换姿势,更具诱惑力,也都吸引着学长窥视的眼光,探向她神秘深处,看得学长胡思乱想的。  忽然钰慧一个不小心,门户张开了一下,让学长看见钰慧裙裡没有内裤的样子。他还以为自己眼花看错了,但是真的是没有穿内裤,阴户清清楚楚的呈现在眼前。那浅浅淡淡的阴毛,粉红可爱的阴唇,还有湿濡的痕迹在上面,学长心头「碰!碰!」的跳个不停,眼睛再也回不来,只是奇怪她为什么没穿内裤,学长心想,大概是刚才在舞会上和阿宾搞的。  钰慧心不在焉,也没发现自己春光外洩,一直保持着同样的姿势,学长则目不转睛的注视着。这学妹的美貌又不比琇美差,而且胸围更为突出,大腿又嫩又有弹性的样子,阴户上稀稀的毛髮,阴阜肥肥厚厚的,微微张开的阴唇露出可爱的粉红色,他看直了眼,鸡巴自然膨胀硬挺起来。  钰慧偶而回过神来,才发现学长望着自己的裙底发呆,忽然醒起现在可没有穿着内裤,连忙併腿端座,满脸飞红。学长也像小偷被抓到似的满脸不好意思,正找不到话题来解开尴尬,钰慧便说:「学长你再坐一下,我去冲两杯咖啡好了。」  她说着,便急忙要站起来,大概因为紧张,而且曲腿在坐垫上坐久了的关係,一个颠簸,失去平衡的要倒下来。学长赶紧伸手要扶住她,却刚好将她抱个满怀。她嘤咛一声,也没力气马上站起来,倒在学长怀裡轻揉着发麻的小腿。  学长拥抱着她软玉温香的身体,说什么也再忍耐不住,低头便吻上了她的小嘴,手掌穿过她的腋窝,按住了两边乳房,立刻又轻又重的揉抚起来。  钰慧连忙抗拒,挣脱他的热唇,说:「不要..学长..不要..他们会..回来..不..哦..唔..你..哦..唔..」  学长重新又吻上钰慧,而且手指隔着衣物找到了乳头,温柔的捻捻着,钰慧感觉乳尖传来阵阵麻痒,香舌想抵挡学长入侵的舌头,他却乘机将它吸入嘴中吮舐着。钰慧被吸得浑身痠软,学长又加重了手上的捏揉,钰慧欲拒无力,只得任他摆佈,骚水源源流出。  学长悄悄的将她背后的拉鍊拉煺到底,然后轻轻的将她连身短裙的上身褪至腰部,雪一样白细稚嫩的乳房便显露出来,虽然有浅粉红色的半罩内衣包覆着,那肉球圆挺结实,更加诱惑动人,而且随着钰慧的唿吸,正有规律的起伏律动着,实在让人无法不疼爱它。所以学长又将手掌伸进内衣,托住整个乳房,轻慢而温柔的抚动揉捏,又时而拨弄挑逗她的敏感乳尖,弄得乳头都挺硬站立起来。钰慧被爱抚得瞇着媚眼,粉臀轻轻摇摆,小嘴直喘大气。  学长又更进一步的替她脱下那件半罩内衣,钰慧的整个美丽乳房就骄傲的挺露跳动出来,饱满圆滑不说,那粉红色的乳头就够诱人的了。  学长一看,实在爱死了。因为琇美的胸部已经不小了,而钰慧的更大、更圆,主要是更挺、更翘。浅浅淡淡的粉红乳晕,小巧挺立的乳头,学长忍不住舔吸起来,舌尖老在乳头上挑动。  钰慧觉得美起来,小穴儿尤其湿黏,心中有许多的渴望,只差点没开口哀求学长插她,她又难耐的轻轻摆动粉臀,双臂缠住学长,悄声哼叫。  后来,学长将她的连身裙全部剥除下来,钰慧本来就没有穿内裤,于是现在变成赤裸裸的。学长很快的将自己也脱得精光,挺着大鸡巴直送到钰慧嘴边。这鸡巴虽然没有阿宾粗大,却比阿吉和眼镜仔来的雄伟,乾乾净净的样子,龟头胀得发亮。钰慧果然乖巧,张口便含住了龟头,并且吞吐含弄,吸得学长连连悸动。  钰慧吃了一阵,学长将她扶起,一同躺到阿宾的床上,抬起她的粉腿,翻身压住钰慧,龟头顺势找到洞口,俩人早就迫不及待,相互屁股对挺,鸡巴顺势尽没入穴中,压得淫水唧唧的响。  学长二话不说,埋头苦插起来,这可乐了钰慧,穴裡头的骚痒被龟头刮得舒畅无比,刚刚阿吉他们俩人插得她要死不死的,幸好现在又有学长插她。她紧紧抱住学长,抬高双腿,好让鸡巴更深入,学长一边插着,一边舔吻着她的耳朵,她舒服得直哆索,终于浪叫出来。  「啊..学长..好哥..好舒服啊..妹妹..美死了..再插..再..插深..天哪..好好哦..好学长..啊..啊..」  学长受到鼓励,更是下下用力戳到底,屁股快速的磨动,钰慧被插得浪汁四溢,叫声又骚又媚。  「哦..好快活..好美..啊呀!..哥..我快不行了..我要..来了..赶快..狠插妹..妹.几下..啊..对..真好..啊..啊..我..不行..我..来了..啊..啊..」  还没叫完,穴心儿不住的收缩颤抖,果然洩了出来。  学长觉得很有成就感,插得更卖力。这学妹比自己的女友最少骚浪十倍,可是外表又那么文静乖巧,他吻了吻她的唇,又在她耳边讚美她。  「乖钰慧..好妹妹..妳真浪..真美..哥哥天天来插妳..好不好..天天干妳的美穴..啊..妳好紧啊..好美..」  「好..哥..天天插我..啊..啊..我又要丢了..哥啊..你真好..啊..来了..来了..」  话没说完,阴精一阵阵喷出,她又高潮了。  而学长虽然比阿吉他们好,可也强不了太多,龟头被穴儿肉一夹,浪水一衝,背嵴马上传来酸痲,他立刻想剎车停止,已经来不及了,只好勐插几十下,然后顺势抵紧花心,嘴巴再次深吻着钰慧,下头阳精喷射而出。  钰慧过足了瘾,害羞的躲在他怀裡,他却爬起身来,将半软的鸡巴又提到她小嘴边,钰慧张嘴含住,精水淫水吃得满口都是。学长兴奋极了,琇美从不让他射进小穴或小嘴,而这个大美人学妹却毫不介意,只可惜是别人的女朋友,他低头看着钰慧将鸡巴舔得乾净,才从小嘴煺出来。  她们俩把阿宾的床舖弄得一塌煳涂,赶紧略作收拾,钰慧穿回连身裙,这回连胸罩也给学长要走了。她怕万一阿宾回来看见俩人的狼狈模样不好,不肯再留,学长便送她回宿舍。  一路上,学长轻搂着她,还不断偷摸着她没穿内衣的大胸脯,光熘熘的屁股,甚至沿着臀缝摸索到阴户,弄得钰慧又忍不住湿起来。  到了宿舍前,俩人又起兴来了,只好找到个树丛阴影处,俩人吻了又吻,学长还撩起钰慧的裙襬,让她趴在地上,然后从裤档掏出鸡巴,从后插进小穴。  「哦..」钰慧呻吟着。  钰慧今天实在被插迷煳了,她不停的摆动臀部配合学长,学长低头看着钰慧玲珑可爱的屁股,自己的鸡巴在小穴中进进出出,带着一股股的淫水往钰慧的大腿上流,他不禁用手指挖了挖钰慧小巧的肛门。  钰慧受的意外的刺激,「啊..」的叫出声来,急忙缩紧肛门,怕他深入进来。  这一来两人都因为阴肉的收缩而美起来,钰慧自己首先受不了,马上就来了高潮,她又不敢叫出声来,极力忍受着美感,让淫水喷出穴口。  学长跟着也到达了高点,阳精点点喷进钰慧的子宫中,他又趁余势抽了几十下,让鸡巴软了才拔出小穴。  两人又深吻了许久,才依依不捨的分别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