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表姐,她的丝袜      点击:加载中
今天就說說我和我的表姐之前的亂倫之事。因為我在我家這邊,還有我母親娘家那邊我都是最小的,也養成了我在性啟蒙和性成熟階段喜歡大姐姐的心理。今天要說我的這位表姐是我姨媽家的姐姐。姨媽家有兩個孩子,因為大姐比我大好多差不多有二十多歲,故此不提,主要是提一提這位二姐小雲姐。小雲姐比我大10歲。從小模樣就好,乖巧可愛,我的幾個姨媽和舅舅都特別喜歡她,因為姨媽家沒有男孩,所以我就深得姨媽和姨夫的喜愛,我的這位小雲姐也特別喜歡我,從小就帶我玩。現在我回想起來,發現我從小就對女孩的腳有特殊的迷戀,現在叫戀足,小時候,小雲姐經常在我面前晃著她的一雙小腳,問我「姐的腳好看嗎」,我就會傻傻的回答「好看」。後來隨著年紀的增長,一般男孩都會對自己家的女人們產生性幻想,小雲姐也不例外的成為我的性幻想對象之一,但是也就只是幻想,沒有機會付諸實際。等我上初中的時候小雲姐結婚了,和她的高中同學,姐夫對小雲姐也特別好,家境也不錯,好像是開廠子的,挺有錢。誰都為我的小雲姐找到這樣的一個歸宿而高興的時候,姐夫在結婚兩年的時候,孩子剛才出生的時候,因公殉職了,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大家措手不及,小雲姐也一天天的憔悴下去,本以為這麼一個弱女子會承受不了這樣的打擊,就連姐夫的父母也對表姐說,叫她再找一個,畢竟還年輕。但是表姐回絕了,說要自己把孩子撫養長大,也是給姐夫一個交代。本來我不會與這位堅強的表姐有任何的交際了,性幻想也就只存在於性幻想了,但是事情該發生了。就在我大學畢業那年開始。我大四那年順利的進入到家鄉的電視臺,期初還沒畢業按實習待遇。因為家裡單位有點遠,我就開始吵吵的要在單位邊上租房子,但是父母說什麼也不同意,怕我沒有管教了。這時候表姐和姨媽就提出讓我去表姐家住。表姐住的是姨媽之前的房子,就在我單位邊上,步行去單位不到十分鐘。父母當然高興了,說有表姐看著我,我肯定幹不出什麼壞事來。其實我也高興,又能親近我的小雲姐了。所以我一口答應了,兩天之內就半從大學寢室搬到了表姐家。在這裡我要先介紹一下我的小雲姐。雖然已經是孩子媽媽了,但是畢竟結婚早,我搬進去的時候才三十剛出頭,小外甥也剛剛念小學一二年級(我實在記不清了)。小雲姐身高差不多有165左右,皮膚有點黑,但是是那種健康的小麥色,皮膚光滑。身材特別好,雖然是孩子媽媽,但是身材跟沒結婚的小姑娘有一拼。因為長期在銀行工作,氣質也很好。之前說了表姐家是姨媽之前的房子,是一大家子人一起住的大房子,三居室,因為表姐的境遇,姨媽就把房子給了表姐——小雲姐。小雲姐自己住一間主臥,小外甥自己一間,我來了就自然住另外一件比較大的。期初我還擔心會給小雲姐添麻煩,但是小雲姐從小就喜歡我,我來她自然高興,小外甥也更是高興了,總算有人能陪他玩了,還有小雲姐的意思是我能隨時輔導外甥的功課,尤其是寫作。打破平靜內心的一天日子一天天的過,我與小雲姐也相安無事!但是有一天卻改變了我的內心平衡。我記得十一假期剛過,我也順利的轉正(但是合同沒下)。接著我的工作量也加重,需要寫的稿子和要做的片子也越來越多。領導開恩,允許我可以在家完成,我就順理成章的不用去單位,在家安靜的創作了。記得那天,我在家寫稿子,小雲姐上班去了,外甥也上學了,家裡就我一個人。有寫作經驗的人會有這樣的體會,寫作遇到瓶頸的時候,是怎麼想也寫不出來的。於是我就放棄了寫,翻開自己珍藏的島國愛情動作片看,也算是解解悶了。那時我正處在性生活的空檔期,沒有一個性伴侶,只能靠這些片子打發。之前我說了我是一個十足的戀足者,所以我存的片子多數都是絲襪和足交的居多。看了一會自己身體有點燥熱,我就起身找水喝,經過小雲姐的房間,(小雲姐對我從來沒有避諱,我自己在家的時候,她的房間從來是不關門的)她的房間是主臥,而且還有一個大陽臺,我突然發現陽臺的晾衣架上晾著幾雙絲襪和內衣。我的目光直接落在絲襪上。我在這裡介紹一下小雲姐,她在銀行工作,天天都穿制服,高跟鞋當然少不了絲襪了。肉色的黑色的,長的、短的不少。當我看到,小雲姐的絲襪在那裡隨風擺動,就像是信號旗在那裡朝我招手一般!我當時心裡就想,我怎麼就忽略了小雲姐了呢!因為是性生活的空檔期,加上剛看過島國動作片,下體瞬間撐起了帳篷,我也身不由己的朝那幾雙絲襪走過去!咽了一下口水,伸出我的那雙罪惡的手,拿下了晾在晾衣架上的絲襪。我先拿下一雙肉色短絲襪,放在鼻子上聞了聞,但是因為是洗過的都是洗衣液的味道,但是也不錯了!我的下體已經快爆炸了!我又拿起一雙連褲黑絲襪,還有點水沒全乾。拿起這兩雙絲襪,我也沒回到自己的房間,就在小雲姐的床上,一邊講短絲襪含在嘴裡,一邊拿著黑色的連褲襪套在已經青筋暴露的陽具上,使勁的套弄,而腦子裡也不由自主的幻想折和小雲姐雲雨的情景,一會馬眼有點麻麻的,我趕緊將黑色連褲襪退下來,生怕精液射在絲襪上,單腿跪在地板上,使勁的套弄,臨射的時候嘴裡還低吼這小雲姐的名字,射了一地!事後趕緊我沒有失去理智,趕緊打掃戰場,擦地板開窗戶放放味道,然後檢查絲襪,黑色連褲襪上面有點陽具分泌的液體不多,短肉色絲襪上有我的口水,趕緊拿到洗手間洗了!因為黑色連褲襪本身就是濕的,簡單的用水沖下就好了,肉色短絲襪洗完了也很快就能乾。做好善後工作之後,我繼續回到房間寫作。晚上小雲姐回來,啥也沒有發現。從那以後,我只要單獨在家,就會找機會拿出小雲姐的絲襪,好好的爽一翻。隨著天氣的一天天的轉涼,小雲姐的絲襪也消失了,變成了棉襪,我是很不喜歡棉襪的。有一天我就趁著我獨自在家的時候,在家裡翻箱倒櫃的找姐姐的絲襪,最後讓我發現了,原來在我的房間衣櫃裡。會問我,為什麼會在我的房間裡,這裡要交代一下。小雲姐家是姨媽的老房子——三居室,也延續了姨媽之前住時候的裝修風格,就是主臥沒有衣櫥,衣櫥就在我現在住的這個房間。所以小雲姐將入冬不能穿的絲襪也就順理成章的在我的房間裡的衣櫥裡,當然肯定是在我不在家的時候收拾進去的。自從找到這一大盒子各式各樣的絲襪之後,我就像是發現了寶藏一樣,興奮得不得了,當天就拿出一雙絲襪瘋狂的自慰,但是還是不敢射在絲襪裡,臨射的時候把陽具拔出來,射在地板上。有些時候我也會在晚上睡覺的時候拿出姐姐的絲襪,躺在床上,幻想著小雲姐跟我做愛的場景自慰,有些時候也會射在絲襪裡。最後我都會在沒人的時候自己洗乾淨,拿吹風機吹乾,放放味,再放到盒子裡。我的這些舉動從來就沒有被小雲姐發現。這期間我也看了不少關於亂倫的文章,加上那時候我已經和我堂姐有了亂倫的事實,只不過沒有走到最後做愛的一步,所以和自己的姐姐發生特殊關係,已經在我的生活中變成了常態,而小雲姐也就順理成章的進入了我的獵豔範圍,每天也幻想這有朝一日和小雲姐來那麼一場拋棄倫理的瘋狂性愛。等到事情真的到來的時候,我就發現有些時候,小說裡寫的那些,什麼那某某的絲襪或者內衣自慰,被發現了,最後發生了亂倫性愛;或者上面的精液被發現了,隨之也發生了亂倫性愛,我覺得這些都只能是出現在小說裡,現實中不會那麼富有戲劇性的。我也一直在等待著,在等待中慾望就更強烈。表姐你做我模特吧這段時間,我又恢復到了之前風流快活的日子,通過工作之便,認識了不少模特,參加節目的選手,從中我也發掘了幾個半固定的炮友,沒事在她們身上發洩我的獸欲,每次和她們滾床單的時候就會想起小雲姐。正當我不知道如何開口,或者說是如何對小雲姐暗示的時候,一件小事幫了我的忙。還是那一年,已經入冬,一紙聘用合同到了我的手上,從畢業入職,到半年後正式下合同,我算是有了夢寐以求的編制了。高興之餘,老爸老媽也送了我一件我一直想要的禮物,單反相機。雖然是佳能的單反入門機型500D,但是在當時大部分人還是使用數碼卡片機的時代,我這個小單反屬實風光了一下小。業餘生活我就沒事拿出去拍一拍風景、街景什麼的,好不快活,偶爾也學學色情網站上和我的那些床友拍一些雲雨的照片。已經是寒假了(我已經不能再擁有寒假了,但是小外甥有),而我小雲姐的故事就開始在這個寒假。小外甥照例回他的爺爺奶奶那裡過寒假,家裡就剩下我和小雲姐兩個人。在這段時間裡,我幾乎天天鬼混到深夜,平時我倆基本上都不怎麼說話,原因是我不知道怎麼開口,天天在家裡打腹稿,而小雲姐看我不支聲她也不好和我說些什麼!記得有一天,週末。我頭一天玩到很晚,所以起床也就很晚,快中午了才起床。是小雲姐叫我起床的,叫我吃中午飯。吃飯的時候小雲姐說:「老弟一會求你一件事。」我說:「啥事啊?」小雲姐:「我新買了一件大衣,你幫我拍幾張照片唄!發到空間裡。」(當時還沒有微信朋友圈,微博之類的,只有QQ的空間)我當時沒多想一口就答應了。快速的吃完中午飯,小雲姐進屋換衣服,我調試相機。一會小雲姐把房屋門打開了,叫我進去拍照。小雲姐買了一件黑色的羊絨大衣,裡面她自己配了一件白色的高領毛衣,下面穿一條緊身的黑色羊絨褲,白棉襪。期初我照了幾張,感覺不是很好。就說:「姐,你有靴子嗎?穿上吧!要不高貴的大衣,露這白襪腳不太好看!」小雲姐招辦了,穿上她也是新買不就的高筒靴,這下有了感覺,我一連照了好幾十張。事後小雲姐審查一下,還誇我照得好。我自然要誇我自己一翻,畢竟我是專業的啊!我突然腦子裡閃現出一個邪惡的想法,我可以用拍照作為我的藉口,一點點的完成我的罪惡的想法。我鼓起勇氣對小雲姐說:「要不小雲姐你做我的模特吧!」小雲姐:「為啥啊?」我說:「畢竟我之前都拍風景的,照人還是新手,姐你形象氣質都挺好的,就當幫弟弟個忙,做我的模特。」小雲姐爽快的就答應了,她還不知道我內心的邪惡想法。從那以後,只要我倆都有時間,我就給她照相。姐姐有什麼新衣服也找我給她照。我這個人有點小火慢工的意思,有可能是性格使然,凡是不急於求成,就連我和的堂姐也是醞釀了那麼多年才一步步的發展的,但是那也是我少不更事時的衝動,現在是兩個成年人,所以要想促成亂倫之事,還得一步步慢慢來。進一步的發展,還是從腳開始這段時間,其實也就倆禮拜吧!我倆照了不少像。有室內的也有室外的。小雲姐也誇我照人像的功夫越來越好。一天,吃過晚飯,我又提出來照相了。但是我提出來要照她工作裝的。小雲姐很順從的進屋,半個小時後叫我進屋。只看小雲姐穿著一身她們銀行黑色專業西裝,下面是一條西裝褲,腳上穿一雙蓋腳面的黑色高跟皮鞋。雖然和我預想的不太一樣,但是不能急於說出自己的要求。先勉強的照了幾張。隨後我藉口不太好看,要求姐姐找一雙漏腳面的,穿上絲襪。小雲姐也沒多合計,跑到我的房間(之前說了,她過季的衣服和襪子都在我房間的大衣櫃裡)一會照我的要求穿上一雙肉色的絲襪,和瓢鞋進屋。我讓小雲姐保持各種姿勢(小雲姐在我的調教之下,也學會了白各種半專業的姿勢配合我照相)。先拍了幾張比較正經的,隨後我動手將小雲姐的一隻高跟鞋不完全脫掉,而是讓她用腳尖挑著鞋,翹著二郎腿,看著這撩人的姿勢,我蹲在那裡照相,下體明顯腫脹了很多。隨後又拖下高跟鞋,絲襪腳全暴漏在我的面前,姐姐躺在沙發上,這樣我還能偷偷的拍幾張足底。通過鏡頭,看著小雲姐的肉色絲襪腳,就在我的面前,青色的血管在肉色絲襪的襯托下,若隱若現,那種感覺甚是美貌。說真的我真想沖過去,抱著小雲姐的腳舔個夠,然後將小雲姐按倒就在沙發上操了她,但是我的理智還是戰勝了我的衝動。畢竟還不知道小雲姐的意思,這一切都很突然,我真怕出點什麼事不好!我一直對自己說,這是現實,不是那些亂論小說裡寫的那樣。一步步的來,不著急。有人會說我是慢性子,但是我的慢性子往往會得到意想不到的好收穫。而這個收穫就在我給小雲姐明目張膽的照腳差不多一個禮拜之後。那天是週末,我早就準備好今天給小雲姐照絲襪腳了。沒有什麼囉嗦照完了。那天姐姐穿的是灰色的連褲襪,照的時候,我經常暗地裡深呼吸,因為實在是太迷人了,一個血氣方剛的大小夥子,一直壓抑這自己的感覺,實在不易啊!等照完了,小雲姐突然問我,「你怎麼老愛照我的腳啊?」「誰讓姐姐腳好看呢!好看的我都照!」因為小雲姐問得突然,我趕緊找個理由搪塞。「我看看你之前給我照的吧!」小雲姐吩咐我(因為之前給她照的都給她看了,近期有腳的就沒怎麼讓她看)「好啊!」我當時就在想,不管了就今天吧!我察言觀色,只要小雲姐給我機會說出來,我就說吃來,豁出去了。其實我能有這個想法也是幾天前我和小雲姐的一次談話影響的。那是一次吃晚飯,我和小雲姐已經不像以前不怎麼說話了,什麼都聊,聊工作,聊單位的同事。「我看你最近工作挺累的吧?」小雲姐關心的問。「還行吧!也不是很累,大小夥子不能說累。」我一邊吃一邊回答。「工作多,以後就少玩點。天天那麼晚回家幹啥啊?」「年輕人唄。」「有女朋友沒?」小雲姐問。「沒有!」其實我說的是實話,我那些女的根本就不算是女朋友,只能算是炮友。「小小年紀,別一天到晚就想沒用的事。」小雲姐開始說教起我來了。「啥事啊?」我有點摸不著頭腦,但是我隱約感覺小雲姐在說我的私生活。「別以為我不知道,上回給你洗褲子,兜裡掉出來一個那玩意的包裝袋。(我知道是說我用過的避孕套外包裝,小雲姐有點不好意思說出口)「你現在小不在乎,等上了年紀就知道了,不知道愛惜身體,還有找個好女朋友,姨和姨夫等著你趕緊結婚抱孫子呢。」 小雲姐說。「我懂了,我是成年了。再說了現在成年人哪有幾個安分守己的啊!」我回答,「對了,姐。姐夫走這麼長時間了沒有人追你嗎?」小雲姐等我問完這話,神情有點落寞,「誰能追我啊!姐歲數大了,還有你外甥。現在的男人都願意找小的。」「那……」我剛要問你不想嗎?但是我沒有問出口,畢竟我認為的時機還沒有到。好了扯了幾句閒話,作為鋪墊,現在進入正題。就因為上述對話,我打定主意,就在今天。我帶小雲姐進我的房間,打開電腦,調出標記有小雲姐的資料夾。裡面全是給小雲姐照的照片,是正常的。在小雲姐資料夾裡還有一個子資料夾,名字是絕密,我給打開了,裡面就是給小雲姐照的腳的照片。「臭小子,還真照了我這麼多腳的照片啊!多噁心啊!」小雲姐有點責怪我。「一點也不啊!你看你的腳,37碼的不大不小正好(偷偷看過她的鞋碼)而且不胖不瘦的,腳趾還這麼齊。多好看啊!」我大加讚美之詞。我一邊說一邊翻看著照片。小雲姐肉色的、黑色的、還有幾雙灰色的絲襪腳在電腦螢幕上一一展現,腳底,腳背,全景展現,還有幾張大特寫,連絲襪紋路都看的清清楚楚的。這時候我突然想到了,我之前在我家保姆身上使用的那一招來。「姐,你不懂。這叫局部模特拍照,現在可火了。」然後我把電腦裡隱藏的戀足照片給小雲姐看,期初還是一些比較正常的絲襪腳的照片給姐姐看,畢竟是自己家人還是有顧慮的。「小弟,你不會是戀足癖吧?」小雲姐突然開口問我,一下子讓我措手不及的。「姐,你怎麼知道的有這詞的?」「我可是過來人什麼不知道啊?在新聞上,網上還有我們單位那幫老娘們嘴裡不都能聽到嗎!之前你給我照相照腳我就有點懷疑了。小弟,你可別像新聞裡說的那樣,當街要人襪子,偷襪子什麼的啊!」「那種變態的事情我可做不出來。我還有潔癖呢!」我趕緊辯解。「你拿過我的襪子沒?」小雲姐突然問。「沒有絕對沒有。」我矢口否認,這點絕對不能讓小雲姐知道,我真不知道我要是承認了,會是什麼結果。「那還行。」「姐,那你知道了我戀足,你還讓我拍嗎?」我有點顧慮的問。因為小雲姐點破我實在是讓我措手不及,我也有點害怕這麼早被發現,以後怎麼進行我的計畫啊!趕緊戰戰兢兢的問姐姐,這個照相可是我倆靜距離接觸的關鍵啊。「沒啥不可以的。你只要不做變態的事就行。」小雲姐爽快的答應了。 「其實我挺好奇的,戀足的人要人家襪子幹啥啊?你這麼幹過嗎?」小雲姐出於好奇問。就這機會來了。「我給你看看吧!」我趕緊將電腦裡另外一個存有舔腳和足交的圖片資料夾點開。「有時候他們都幹這個。」豁出去了。「不嫌臭啊!」小雲姐看著舔腳的照片說,「你也這樣?」「他們我不知道,我是嫌棄的,我有潔癖。」我點著圖片,一點點的畫面的色情程度逐漸升級,足交的圖片出現了。「這都是什麼啊?不看了。」小雲姐有點不高興了。我準備下手了,死就死了。「姐再照幾張吧!你今天既然都知道了我的秘密,姐姐你還允許我繼續拍,那今天再給我拍幾張吧!」「真拿你沒辦法。」小雲姐笑著說。「怎麼照?」「姐你拖鞋上床吧!」因為剛才小雲姐一直是坐在我床邊跟我聊天的。小雲姐也沒多想,拖鞋上床。我拿著相機,這回就明目張膽的拍她的灰色絲襪腳,因為本人喜歡足底,就沒完沒了的拍足底,時不時的還用手碰觸她的腳,擺造型,還不時的撓一下小雲姐的腳心,惹得她大笑。我這麼做的時緊張的是口乾舌燥的。因為我這麼做的目的就是想一點點的卸下小雲姐的心理防線,為了一會下手。後來,我開始有意的撫摸著小雲姐的腳。到現在當回憶寫到這裡的時候,我還有一些激動呢!隨後我拿著相機跪在小雲姐腳邊,而我的眼睛也不從取景器裡看小雲姐的腳,而是直視著她的腳。「我記得小時候,你還問過我你的腳好看嗎?從那時候起我就特別喜歡姐你的腳。你看你的腳不胖不瘦,腳趾還挺齊的,腳底沒有任何的老繭,真是完美。」我一口氣說出來了,然後我將小雲姐的腳,相疊的放在一起,其實那時候能這麼做沒有任何的用意,但是現在回想起來,真是意想不到,這樣的話,我要是做一些過格的舉動,她不會馬上抽回自己的腳。「腳多髒啊?」小雲姐說。我又把鼻子湊上前聞了一下,「你看還一點味道都沒有,多乾淨啊!姐你的腳最乾淨了。」說完這話,空氣是靜止的。大家都是成年人了,都會知道彼此會幹些什麼。「今天就不拍了,回房間了。」小雲姐要抽回自己的腳。我那哪能放過啊,好不容易來的機會,一把抓住她的腳,「就這個姿勢,別動,最美了,再拍幾張。」我趕緊拿相機裝模作樣的拍幾張,而我明顯感覺小雲姐有點顧慮了。拍了幾張之後,我突然問了一句,「姐,我想親你的腳。」我問完這話就想狠狠的打自己倆耳光,這話簡直就是廢話,這麼問誰會同意啊?這不是明擺著我要強姦你,你同意嗎?「不行,我倆是姐弟,這麼做不合適。」不出意料的小雲姐反對了。我死死的抓住她的腳,又把之前的那些話說了一大遍。還保證只親她的腳,不會做其他別的過分舉動,我不記得求了能有多長時間。也可能是小雲姐自己那麼多年了,也需要一些刺激吧,最後她同意了,並跟我說就只能親,不能做其他,也讓我別多想別的,就這一次。一次就一次,我的想法是有了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有了第二次就會有其他的發生。得到了小雲姐的默許,我慢慢的湊近了她的腳。輕輕的在她的腳掌部位吻了一下,我明顯感覺到小雲姐的腳顫抖了一下,接著我把小雲姐的每個腳趾都親了一遍。然後伸出舌頭,在我夢寐以求的腳上,輕輕的舔著。腳掌,腳跟,腳趾每一處都細細的舔著,生怕落下一處地方。「姐,我舔你什麼感覺?」「有點癢。」小雲姐說話變得輕聲輕氣的了,「真搞不懂你為什麼會舔腳。」舔腳兩個字,她說得更輕了。我接著舔,捧起一直腳細細的舔,還用牙齒在腳跟和腳掌肉肉的地方,輕輕的咬,還將小雲姐的腳趾含在我的嘴裡,她的絲襪基本上已經被我舔濕了,到處都是我的口水。我用餘光看小雲姐的時候,她明顯閉上了眼睛,胸部因為呼吸急促,一起一伏的,她也在享受我的服務。當我沿著腳跟往上舔的時候,她制止了我,「今天就到這吧!」我也懂得見好就收的含義,不能做的過分,不然真的就沒得玩了。我只好放下小雲姐的腳,「謝謝姐。以後還能讓我照嗎?」我不放心的問。「我想想吧!今天的事不準跟任何人說知道嗎?」小雲姐臨走的時候囑咐我。我回應了一句之後小雲姐離開了我的房間。剛才激動的心情久久難以平靜,在她回房間之後,我狠狠的手淫了一把,把壓抑依舊的精液統統的射了出來。本以為有了第一次就有會第二次,可是第二天起來,小雲姐有意無意的在躲著我。就連我跟她說要拍照,她都說沒時間。當時的心情可想而知了,生氣我當時為什麼那麼衝動,也生氣為什麼我不繼續做一些別的,更生氣的是,既然讓我舔了,為什麼有阻止我,這不是玩我嗎?那段時間,我和小雲姐開始了一段時間的冷戰,心情的低落可想而知。我當時沒有任何的辦法,也找不到任何
评论加载中..